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华职业教育社
 
选择搜索栏目:
 
社情介绍 社章社徽
社史资料 组织机构
历届领导 领导题词
 
  陈宝生:职业教育要把“需”和“..
  第五届产教融合发展战略国际论坛..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发..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戴均良赴总社检..
  陈宝生:七大措施让职业教育不再..
  关于落实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报告..
 
  温暖工程“去产能 再..
  中华职业教育社温暖工程专题工作..
  黑龙江省2002年全国温暖工程..
  2005年全国温暖工程先进集体..
  温暖工程介绍
  黑龙江中华职教社“温暖工程”公..
  省社在兰西县举行温暖工程义诊活..
  温暖工程就业助学计划陕西学员欢..
首页>>理论研究  
 
教育公平下的异变
 
   名义上,中国各地已不再划分重点学校。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这一要求实际上只是空头支票。他指出,中国长期实行的仍是一套中小学重点学校制度,一些优质公立学校在招生、教育经费、师资等各方面都有优惠政策,人为地制造和拉大了学校差距,这是择校热的根源。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2013年5月28日举办的研讨会上,杨东平指出,北京公立学校来自政府的一般性财政拨款如生均经费相差不大,算得上是均衡的。但是,“重点学校”在此之外仍可得到另外两笔普通学校没有的经费,一笔是来自政府的专项建设经费,另一笔是择校费。比如,学校一旦争取到诸如科技示范校、体育示范校等此类项目落地,就可以得到大笔相应的特别拨款。他说:“据我们了解,有些重点学校政府拨款占三分之一,专项经费占三分之一,学生择校费占三分之一,普通学校比这样的学校要少三分之二的收入,老师待遇差别非常巨大。”
   除了拨款的差别,“重点校”原有师资、硬件、人际关系基础就和其他学校相去甚远,起点已经更高。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在此基础上,“重点校”挟优质教育资源,实际上具备了较高的博弈能力,吸纳权、钱资源的能力非同一般。
   生源分配的高度不均衡,恰恰是通过教育部门主导的双轨制招生实现的。“通过择校把所谓最牛的孩子弄到一个地方,这个学生叫‘牛孩’,这个学校就叫‘牛校’。”杨东平说。在他看来,打造“牛校”的最大秘诀,就是走争夺优质生源这条捷径。
   教育部门多次发文,反复强调要取消重点校,特别是义务阶段的重点校,但在强劲的市场需求推动下,各地教育部门并未放弃也不可能放弃对于优质教学资源的追求和扶持,更何况,提升教学质量也是教育部门的职责内容。储朝晖指出“重点校”的存在,是易于展现的教育政绩,也是权势阶层便于享用的“近水楼台”,还有助于聚合人力资源,拉动地方经济,是政府部门乐见其成的。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各地教育部门在这种割裂的政策价值取向下作出的现实选择,以此来概括并不为过。“教育公平”这面旗帜之下,制度默许的择校安排和政策倾斜难见阳光,有关学校和监管者之间心照不宣,态度暖昧。
前一篇: 齐齐哈尔工程学院“第三学期”学生实习实践活动圆满结束
后一篇: 探索现代学徒制
版权所有黑龙江中华职业教育社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
电话:0451-86340984 邮编:150007 信箱:86340984@163.com
网站备案:黑ICP备13002646号-1